主页 > 双世宠妃2 >

孙佳山:正在崛起的现实题材浪潮 ——以《北方一片苍茫》为例

/2019-04-06 11:37

  2018年7月20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推出的《北方一片苍茫》,尽管票房反应平淡,但却迅速引发了电影业界和社交媒体的话题效应。的确,看似农村现实题材的艺术电影,居然以这种看似有些不太像“电影”的方式来影像当下的中国现实,确实颇具挑战,刷新了一般公众对于电影的想象和认知。而且,从目前看,《北方一片苍茫》也很有可能是全年最具话题效应的国产艺术电影。所以,这些都需要我们正面回答,《北方一片苍茫》作为文本的内与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北方一片苍茫》原名《小寡妇成仙记》,2017年7月23日在第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首映,并荣获当年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2018年2月再次摘得了我国第六代导演12年前曾四次获得的鹿特丹国际电影节金虎奖。作为经济上捉襟见肘,号称40天完成剧本创作、9天完成全部拍摄的小成本艺术电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显然也超过了主创团队的全部预期。在这样的声名下,该片当然也难免被放置在各种“显微镜”下仔细审视。在不可避免地会将主创团队一些技术上、能力上和经验上的问题、欠缺过度放大的同时,该片本身所携带的复杂征候、表征和内在矛盾,不仅得到了来自影视行业内的关注,我国人文社科领域等知识界同样也对该片予以了极大的关注。这对于正在接近某种临界点的中国当代电影而言,有着十分重要的积极意义。而且,该片主创团队技术上、能力上、经验上的相关问题和欠缺,也反而为进一步打开这一文本,提供了丰富的话语缝隙和阐释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电影产业化、市场化改革的一步步向前推进,中国电影的观影主体,也由过去的工农兵转化为城市居民,并且在2010年之前几乎只限定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这些都构成了包括农村现实题材在内的所有现实题材影片都无法挣脱的外在结构。在80年代初,凭借着50—70年代社会主义制片厂和统购包销的发行放映体系等计划经济体制的最后红利,赵焕章的农村三部曲《喜盈门》《咱们的牛百岁》《咱们的退伍兵》、胡炳榴的田园三部曲《乡情》《乡音》《乡民》等不同风格的农村现实题材影片,在当时由农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推动的改革开放步伐所带动,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喜盈门》甚至达到了六亿人次的观影规模。只不过随着最后的体制红利的耗尽,改革开放的步伐逐渐深入,上述风格的农村现实题材影片也随之消声灭迹。但也同样是在80年代,在对城市与农村、传统与现代等关系的深度挖掘中,农村现实题材影片还是留下了可以写进电影史——标识那个时代电影高度、对于今天依然有巨大精神影响的吴天明的现实主义力作《人生》《老井》。出身农村的主人公,如何走出农村、走向城市、走出传统、走向现代,绝不会只是“农村三部曲”“田园三部曲”等的欢笑和优美,这其中的内在撕裂的宿命、绝望和挣扎等,自然也绝不只是农村现实题材乃至现实题材的一时一事,这其实也是“娜拉出走”的当代文艺变体,是现代性美学的一个基本命题。

孙佳山:正在崛起的现实题材浪潮 ——以《北方一片苍茫》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