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甄嬛传 >

芈月传甄嬛传导演郑晓龙:我没兴趣预测收视率

/2019-03-29 19:25

  《芈月传》就要来了,这部2015年最具期待的大型古装历史巨制,由郑晓龙执导,孙俪、刘涛、方中信、高云翔等联袂主演,将于11月30日在北京卫视和乐视网同步播出。在培养了众多《甄嬛传》忠实粉丝之后,《芈月传》能给观众带来怎样的新鲜感,如何守住作品的“金字招牌”,导演郑晓龙近日就此话题接受了《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的采访。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甄嬛传》在前,大家会对《芈月传》特别好奇,这两部戏都是女人戏,也都是讲人的戏,它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郑晓龙:《甄嬛传》是纯正的后宫戏,是封闭的,所有人都在那里,斗来斗去都是争宠。《芈月传》虽然也有宫斗的戏份,但是秦惠文王后宫里的妃子们每个都有母国背景,每个妃子、皇子都是母国的棋子,都带有很强的政治目的,这时候争宠就有了不同的含义。而且我们是一个从后宫走到前朝的戏,有更多的戏份是在朝堂上。所以《芈月传》的格局更大,大场面更多,写的不是后宫琐事,是家国大义。

  从价值观上讲,《甄嬛传》是对封建落后皇权制度的批判,《芈月传》在某种意义上讲,是歌颂。芈月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在《史记》《战国策》等史书上都有记载,她是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的过程中,产生的我国第一代女政治家,她当政41年,在她当政这些年坚持商鞅变法、坚持统一六国,把秦国变得非常强大,她有她的人格魅力,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带给观众的东西也是正向的、积极的、励志的。

  郑晓龙:我知道别人肯定会拿芈月跟甄嬛比,没关系,《芈月传》一定是另外一种。如果我再去模仿《甄嬛传》,也许钱不少挣,但是对于任何一个制片公司,或者创作人员来讲,都要有一个新的创作,所以从剧本创作到拍摄过程再到后期制作,我都极力地“去甄嬛化”。

  艺术贵在创新,如果全按照《甄嬛传》那样来拍,说句不好听的,人家会骂你,“你看这家伙不行,江郎才尽了,又是一个甄嬛”,我不愿意让人说我这话,怪丢人的。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甄嬛传》当年远销海外,还在美国剪辑播出。《芈月传》的海外版权销售情况如何?

  郑晓龙:《芈月传》海外销售大大超过了《甄嬛传》,当年《甄嬛传》播过的地方都要播,Netflix甚至希望《芈月传》能实现全球和国内同期播出,但我们还在审查,英文字幕也没做,只能以后再说吧。虽然海外版权卖的好坏与否并不能说明什么,但能受到Netflix这种美国主流收费电视台的认可还是挺开心的。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甄嬛传》都播4年了,现在仍然是各大卫视重播率最高的电视剧。加上您以前创作的经典电视剧《渴望》《北京人在纽约》《编辑部的故事》《红高粱》等,您认为创作这么多好剧的秘诀是什么?

  郑晓龙:没有什么诀窍,勤勤恳恳干事,老老实实做人。就是做事要认真,不急功近利,不那么着急。创作上不要跟着风跑,跟风没用,包括跟市场,瞎跟也没用。我拍片不多,这些年基本上是一年一部,但我拍的片子收视率都很高。别人老说“你怎么又踩点上了”,我哪有那么神呢?我就是把每一个片子做好,讲人的故事,讲人的真善美。你看我的作品就知道,我一直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创作方法以人为主,作品具有人文精神,有人文关怀。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您拍的每一部作品都不一样,题材在变,视角也在变。您自我感觉突破点在哪里?

  郑晓龙:我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不重复自己。我拍的题材从来不重复,而且我对什么题材都有兴趣,因为我是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有好奇心,到现在我对这个世界、对人都充满了好奇。所以我就想这个我没做过,能不能做一个有意思的事呢?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您拍的戏都有很高的收视率,拍戏的时候您会考虑观众吗?在您看来观众的口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郑晓龙:现在观众的口味更重了。我拍戏不会瞄着观众爱看的拍,我从来不想这个事,也许你不是冲着观众拍的戏,观众反而爱看。拍《甄嬛传》的时候,就已经有一批宫斗戏在湖南卫视播了,那些戏多是架空历史,把古装当作背景讲爱情故事,但在我这就不行,我要让天落地,让它变得实在,变得具有批判的价值观。

  拍片时我不会去担心收视率和网络点击率,也没有兴趣进行预测,因为片子拍出来之后,播出情况和收视情况都不是我能管的。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国产电视剧出了一些雷剧,怎么做才能把国产剧的口碑做上来?

  郑晓龙:提高社会的整体文化素质,提高创作者的文化素质,提高观众的文化素质。即便是雷剧,观众还看得津津乐道,收视率那么高,那人家干嘛不拍呢?正是因为有很多观众爱看雷剧,所以就有人专拍雷剧。如果你把观众的欣赏品位提高了,雷剧就不会有人看了。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最近电视剧市场不太好,制作公司面临销售难的问题。您怎么看?

  郑晓龙:要分清楚,到底是市场不好还是片子不好,我觉得现在的市场很好啊,片子不好是另外一回事。拍的片子不好,所以销售不出去,拍的片子好,销售就会很理想。比如我拍的片子卖得就很好,收视率老是很高的。当然,我不是特例,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我拍片的时候就专注在自己的作品上,要把自己的作品做好。因为我片子拍得好,卖得就好。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以前拍电视剧跟现在拍电视剧,您感觉市场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郑晓龙:现在钱多了,技术设备比原来更先进了,拍起来更容易了。现在很多人是一年拍四五部,我的节奏是一年一部。我拍不了那么多,累。拍戏的时候,我每天工作12个小时,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很辛苦,因为周期摆在那呢。一部戏拍完了还得做后期,剪接、混录、配音、特技都得参与,同时还要为下一部戏弄剧本,提出修改意见。

  郑晓龙:电影我也在弄着,但我并不着急。我原来就是拍电影的,上大学时发表过电影剧本。以前拍过一部电影《刮痧》,但是却遭遇偷票房,觉得这事儿太烂了,之后就再没弄,不过现在大环境好些了,我也会再拍拍电影。目前电影版《图兰朵》正在做剧本。(记者 李彦 杨雯)

芈月传甄嬛传导演郑晓龙:我没兴趣预测收视率